山挽晴岚。

『丹嘉深夜六十分』读心

成年嘉德罗斯×成年丹尼尔。

这个嘉德罗斯比较压抑,毕竟是成年人思维不太一样。

如果很介意这一点的话请自觉右上角打叉或退出,非常感谢!

——

☆“明目张胆,深情款款。”

嘉德罗斯一直隐隐约约地觉得,丹尼尔这个人一定有读心术。

夜里没有星星,向窗外看着只能看到繁华却孤寂的街道,霓虹灯灼伤了人的眼眸,映入眼底的是万劫不复。

蜷缩在墙角沉默着把头埋进里面,像一只长了无数坚硬利刺的刺猬,如同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一般早已不知喜悲的情绪蔓延。

大概是因为和别人在同一屋檐下相处习惯了,所以自己早已习惯有他存在的生活,那样的生活被玩弄得了如指掌,如今走了不看了就愈发难受。

这种苦涩的情绪像被打翻的苦胆汁一样刺激到了心里,阴阴沉沉地堆积在嘉德罗斯的心中算是半天没透过气来。纤细却有力的指节紧紧攥着隐隐发痛的胸口,窒息般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忍耐住那股不适感,嘉德罗斯颤抖着指尖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暖橙色的灯光下跳出了一条新的新短信——是丹尼尔发来的。

“开门,我在门口。我想抱抱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嘉德罗斯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略有些烦躁地扯下自己胸前的领带,金色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迷蒙的醉意。

※那个人不是我。那个欲望的奴隶,被关在自己的笼子里。世界已对他不再熟悉,他于是开始忘记自己。

大抵是只有在成长之后才能明白老一辈的叹息,明白了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奔波是如此的劳累,充满笑意的面具下是张满了扭曲的表情。

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一个电线杆下,胃里的东西翻山倒海地翻腾,难受的情绪蔓延在全身各处,嘉德罗斯终于忍不住扶着电线杆恶心作呕,颤抖的指尖只能勉强撑住如今唯一能够寄托的倚靠物。

略有些无力地撑起身子,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脏渍,随后微微抬眸便见一片带着些许香气的白色纸巾递到人面前,而纸巾的主人是那个白发的男子,丹尼尔。

“难受就吐出来吧。我在呢。”


☆“那些被自己放在心底的人,想起来都甜的冒泡。”

有时候,成年人那种复杂的爱便是无声的挣扎,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得像个有些卑劣行迹的小偷。

灯火阑珊处,未见所约人。

嘉德罗斯低头无奈扯出一个难堪的微笑,笑自己自作多情更是泛滥,自嘲一旦成了习惯便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敏感又过于难缠。

无可奈何的情绪弥漫在心间,即使手中仍然攥着那张薄薄的无用破烂电影票,却依旧不放弃希望似的紧握不放,愈发大力的动作使得双手颤抖,骨节泛白。

“罗斯。”

温柔又低沉有磁性的熟悉嗓音轻轻响起,如今却觉得如同恶鬼的低声呢喃。攥着那张电影票如同卑鄙的叛逃者一般跌跌撞撞地往前狂奔,直至最后再也无力,被对方轻而易举地追上。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带着点湿度的手掌轻轻环上嘉德罗斯的脖颈,那股宠溺的语气中隐隐约约添了几抹心疼,“我一直在呢,你别怕。”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拂晓将至,轻轻剥开阴霾的乌云是足以刺眼的阳光。
闹钟的铃声如期而至,略有些迷蒙地起身关掉闹钟,迎接晨起的是一个带着一股甜味儿的吻。

突然的刺激令嘉德罗斯睁大眼睛,对方盛满笑意的眸子一下子便跌入了嘉德罗斯的金眸中,是那般的温柔似水。

“嘉德罗斯。”也不知为什么,破天荒地开始喊对方的全名,白皙的脸颊轻轻蹭着嘉德罗斯同样细腻的脸颊,嘴角勾起一抹无比满足的笑意。

茫然地瞧着对方那副满足的模样,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攥紧了床单,尚未等到反抗便被人再次印下一吻,舌头长驱直入地攻略着嘉德罗斯的城池,直至最后被摧毁、瓦解,毁于一旦。

“甘愿吗?”

“甘愿。”

评论
热度(26)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