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挽晴岚。

『丹嘉深夜六十分』沉沦

主人丹尼尔×宠物猫嘉德罗斯。

——

当丹尼尔大笔一挥在白纸上写下了“墨玉梅笙,无限风华”八个大字后,就被自家的喵主子踩上了一朵梅花。

窗外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的纱帘照进来一片绚烂,摇摇晃晃的帘还不时刮擦摩挲着嘉德罗斯的猫背,反正让他觉得不太自在。

对于自家这个喵主子,丹尼尔是又无奈又好笑,伸手撸了撸猫头后把人抱起,然后十分识相地乖乖走进了厨房里拿牛奶——他可没有忘记之前脸上狠狠的那一道痕。

而夏天天气闷得可以,嘉德罗斯懒洋洋地窝在丹尼尔怀里,没等自家铲屎官取了牛奶就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就连原身都嫌难受,直接变成人身伸手搂住人脖颈就这么睡过去了。

突然加重的重量让丹尼尔不得不停下倒牛奶的动作,另一手快速把人托起后打横抱起,瞧着对方秒睡之后的可爱模样倒觉得意外地萌,大步走进房间把人放在床上后自己也睡在了一旁的沙发床上。

如你所见,嘉德罗斯是一只成了精的猫。

虽然这样奇怪的事儿并不能用科学来说明其中的道理,但这只可爱的小猫是确实存在于世界上的。

而这只小猫确实霸道得很,自从来了丹尼尔家后就跟个主子似的,还把丹尼尔踹下了床让他睡沙发——虽然沙发床也是床,但这对于丹尼尔这个根本就是非人类身高的人来说很是困难。

当嘉德罗斯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丹尼尔早已经醒了,厨房里清蒸鲈鱼的奇妙味道让这个小家伙兴冲冲地掀了被子就这么赤脚跑进了厨房里,然后因为地面路滑狠狠地撞在了丹尼尔的身上,撞得丹尼尔一个踉跄。

这种疼痛感对于丹尼尔倒是没什么,但对于细皮嫩肉的嘉德罗斯来说确实勉强。嘉德罗斯忍不住“嗷”了一声,猫耳也可怜兮兮地抖了抖,身后的长尾巴更是被吓得直立。

瞧着对方撞得狠了,丹尼尔把这个瑟瑟发抖的猫儿抱起来,不由分说就把嘉德罗斯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安顿好,还没忘记给人开了电视:“你先看一会儿电视。厨房刚才刚拖地所以有点滑,我把饭做好了我再喊你进来吃。”

简单吃完了饭,丹尼尔便十分辛苦地把喵主子的玩具屋给清理干净了,而没到半刻钟又被嘉德罗斯搞得一团乱。

原本铺好的软垫被嘉德罗斯全部扒出来,玩具东一个西一个的散落,而嘉德罗斯居然还能抱着弹力球在地上滚圈圈。

饶是性子再好的人也会生气,当丹尼尔阴沉着一张脸把那个小皮猫丢到床上,嘉德罗斯才终于开始惨兮兮地求饶:“我…我再也不敢了……”

然而丹尼尔并不领情。

饶是再好性子的人也会生气,伸手扒了小家伙身下的裤子甩手就是一巴掌,极其响亮的巴掌声响在卧室里。

因为被打屁股的羞耻感爆棚使得这一份疼痛更添几分,嘉德罗斯下意识抖了抖身体后就恢复了原身窝成了个猫球瑟瑟发抖。

而我们的铲屎官丹尼尔大人本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猫奴,这下子倒也心软得紧,伸手把人抱起来让人趴怀里使劲儿地哄,这小家伙这才终于睡了过去。

然而,我们的嘉德罗斯是这么容易就会消停的猫主子吗?

事实证明,当然不是。

嘉德罗斯可怜巴巴地窝在花园角落里舔舐着身上的伤口,先前被野狗野猫撕破咬烂的地方还在不停地迸出鲜血。

现在的嘉德罗斯已经没有办法自己走回丹尼尔的家里了,他甚至连恢复自己的人形都做不到,身上是火辣辣的疼。

随着滴落下的鲜血越来越多,眼前的一片嫣红逐渐成褐红色,嘉德罗斯已经再也支撑不住了,四肢颤颤巍巍地打着颤,绝望战胜了最后的理智。

早知道…以后就再也不背着丹尼尔偷偷跑出来玩了。这样想着的嘉德罗斯把眸子眯得更小,模糊中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

阿…是天使吗?

当嘉德罗斯醒来的时候,面前是自己熟悉的家。

略有些不适地动了动身子,伤口传来的刺痛感让嘉德罗斯倒吸一口凉气——看来只有在他化作人身的时候,他才能看出自己到底伤得有多重。

“…原来醒了?”还没给嘉德罗斯他多少适应的时间,丹尼尔轻轻推开了房门,瞧着对方也是愣了愣。

尴尬地“嗯”了一声予以回应,我们可爱的嘉德罗斯就别过了头不愿看丹尼尔,犹犹豫豫地揪着自己的衣角。

丹尼尔也是意外地不再打趣,坐在床边强制性地把对方的头扳过来和自己对视:“自己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没有。”

“阿…好吧,没有就没有。”丹尼尔略有些遗憾一般地装模作样着,随后把人拉进怀里于额头上印下一吻。

“下次不许这样了,我会担心。”

“……好。”

评论(4)
热度(54)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