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挽晴岚。

【安雷】航海之灯①

首先感谢 @南歌_扶我起来我要更文 的梗。

大概是一个关于实习教授安迷修和学生雷狮的故事。

这篇文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而且剧情也写得有些拖沓,大概也得要个几章的才能完成吧。

——



“我们可以走到哪里,海的那边还是天空尽头?”

当海上的夕阳给画面镀上了一层薄金色,安迷修倚靠在栏杆上吹着海风时他这么问着雷狮。

雷狮明显是被对方这问题问得愣住了,呆怔了好半晌才转过头轻嗤一声:“谁知道这些呢。反正我只知道,我们这么走,可以走到目的地。”

“阿…还真是个一点都没有创意的答案。”实习教授安迷修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虽然因为生理关系打着哈欠却还是停不下怼雷狮的嘴,含含糊糊地吐槽着。

雷狮没有回答他,只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取出角落的煤油灯和一小盒火柴,轻轻放置在了木桌上后便擦亮火柴点燃了煤油灯,之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安迷修的旁边。

阳光收尽最后一丝余晖,海上暗下来的夜如同一只恐怖的魇,船员们唯有靠着这一盏盏煤油灯和燃烧着电能的电灯泡予以片刻的温暖和光明。

“欸,雷狮。”安迷修把凳子移过去使得离雷狮更近,手中厚厚的圣经被他大摊开放在了木桌上,泛黄的书页在灯火的照映下显得格外温暖,“你别紧张,我不是来找你谈圣经的。”

“我只是想问你,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雷狮和安迷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新世纪港口上。

生平第一次与父母产生分歧的安迷修跑出了家门,不知怎地便跟着广场上的和平鸽来到了海岸边。

安迷修因为平时挺乖而且搬了家特别宅的缘故,一般要出门也都只在自家附近和学校附近这一块游荡,最远的地方也就只有广场,这个地方他从来就没有来过。

这个码头看起来应该是城市新修的,腥咸的海风味朝安迷修扑面而来的同时还透着一股子新漆的味道,往不远处看看还有不少小伙子正在搬运着货物,即使忙忙碌碌却意外地欢快。

这种人…难道不应该觉得这种工作很累很烦吗?安迷修很不理解他们的行为,就在摸着头脑呆怔了好一会之后毫不留情地被一个声音冷冷打断:“让开。”

安迷修转过头,是一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男生。黑色的无袖紧身衣完美地勾勒出他身体的曲线,一双紫色的眸子即使衬着那不耐烦的表情也意外地好看,是黑夜中那种肆意瑰丽的美。

虽然确实是被惊艳到了,但安迷修乖僻的性子还是下意识地移开了脚步让给人通过,而对方也只是略有些讶异地上下打量着安迷修一眼就离开了。



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躺在海滩上睡着的,也不知道那个只有一面的少年为什么会叫醒他。

迷蒙睁开眼后的安迷修便毫不犹豫地撞入了对方澄澈深邃的眸,而对方可能也确实是不太习惯这样炽热的目光,别过了头:“还有一个小时码头就封锁了,你再不回去可能会有麻烦。”

“麻烦?什么麻烦?”

安迷修有些懵。他只知道封锁某个地方会使自己出不去,但他本来也就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阿…你这小子出门肯定没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那个少年把手掌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脑门,微微侧身的动作表示了他很显然不想再看安迷修一眼,“总之,今天晚上会有特大暴雨。如果你不想在外面被大自然撕裂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滚回家。”

瞧着对方这幅嫌弃的模样,安迷修略微尴尬地应了一声,随后仍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选择询问:“呃…你叫什么名字啊?对了,我叫安迷修。”

“…雷狮。”




那天回去后,安迷修和父母心平气和地谈了谈,最终选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去当实习教授。

而本以为不会再遇到雷狮的安迷修,却在上任教授的第一天便遇到了这个有着澄澈眸子的男生,虽然他已经是安迷修的学生了。

那件张扬的紧身衣还是老老实实地穿在了他的身上,也许比较不同的就是外面套了一件用于遮挡的外套,袖口沾着点点的湖蓝色衬着意外地舒心。

第一次从坐在讲台下学生的身份置换到为人师表的教授,安迷修有些僵硬地抱着书走上讲台,他抬眸后便撞上了雷狮诧异的目光,却还是强撑着笑意向坐满人了的教室里弯腰致意:“各位同学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政治课教授,安迷修。”

看着如此年轻的大学教授自然在教室里炸开了锅,无数学生毫不顾忌地指着安迷修在窃窃私语,安迷修这个没经验的老师却也只能保持着尴尬的微笑。

“都给我闭嘴!”

原本炸开锅了的教室瞬间安静,而吼了一嗓子的雷狮也施然坐下,看了看旁边惊恐看着他的人不悦地皱了皱眉:“看什么看,滚去看你的书。”



——TBC——

评论(2)
热度(12)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