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挽晴岚。

『多cp』既然这么闲,那就补课吧

cp有:丹嘉、瑞金、安雷

前排高亮:现代paro设定,一切不可能的都有可能。

——
☆丹嘉

早晨七点,嘉德罗斯的门铃很适时地响起,而兴奋的罗斯妈也在安顿好宝贝儿子后下去开门。

“丹尼尔老师啊,来来来快进来,罗斯已经在书桌前做作业了。”罗斯妈把丹尼尔迎进来,瞧着面前年轻有为的丹尼尔是越看越满意,一边给人倒水一边念叨,“罗斯这孩子平时就是皮,不过有了老师之后倒是乖了很多,老师真是多多费心了。”

而丹尼尔对于对方的热情倒是习以为常,伸手接过那杯白开水轻抿一口,随后轻勾起唇角绽出得体大方的微笑予以回应:“小孩子吵闹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罗斯很聪明,我一点他就会了,对于知识点还能灵活运用。”

“既然老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罗斯妈也转头朝丹尼尔笑,指了指楼上的房间,“那老师先上去帮忙辅导罗斯学习吧,我待会切点水果送上去。”

“这道题你好好看看。”丹尼尔凑近嘉德罗斯,握着红笔轻轻勾画着试卷上的几何图形,“你应该先在这个地方作一条辅助线帮助你,你再去试图求这个几何图形。”

“嘁,还要画辅助线,简直是麻烦鬼。本大爷不写了!”
嘉德罗斯气哼哼地把手中的笔甩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趴在椅子上摊着了。

瞧着嘉德罗斯这小孩子脾气,丹尼尔也是一向没有办法的,只能放下手中的笔试图搂抱住这个小孩,却被对方一次又一次地挣开。

人总归是有底线的。

紧紧箍住对方交叠的手腕让人动弹不得,丹尼尔凑近对方顺势把嘉德罗斯扑腾的脚丫子按下,在人额头轻轻吻了吻:“乖,听话。等会写完题奖励你星星糖。”

“……好。”

——



☆瑞金

“啊啊啊格瑞!我们出去玩嘛好不好好不好!”

垂眸看向面前抱着自己手臂无理取闹的发小,格瑞忍住了想给人一脚的冲动。

反手抓握住对方的手心,格瑞使力把金拉回自己的怀里,然后把他又安顿回了书桌前:“做完这套卷子,再出去玩。”

不过说起来格瑞也是很冤的。

好不容易来了个假期,却因为自个发小的成绩太差,被对方的家长委托帮发小复习。

虽然格瑞当时下意识地想拒绝,却在被发小拉去角落一顿好求之后选择了默许——所以说上帝为什么要给金会卖萌的这个设定!?

于是,格瑞就天天来金家帮他补习,但其实很多时候需要担心的是怎么把金给看住。

就像现在,金活像只小猫似地猥琐蹲身,却被格瑞伸手一捞,毫不留情地揪住了衣领。

随着一声巨响,金就被格瑞拽得四脚朝天,后脑勺和实木地板结结实实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金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随后对上的就是格瑞那双澄澈的眸子。

格瑞居高临下地看着金。明明声音无比低沉好听,却在喉结微动滚出极具危险的恐怖言语:“金。老老实实写试卷。”


“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做什么。”

格瑞最后补上的话把金吓了一跳,懵了好一阵子才被对方伸到面前的手拉起来。

“在发什么呆?”格瑞漫不经心地坐在桌前把玩着手中的圆珠笔,随后抬眸看了一眼金。

“我…我一定写完再出去!”

“嗯。”

——



☆安雷

“那妈妈就先出门啦,雷狮你记得要好好招待安迷修阿。”雷狮妈朝雷狮的门内大声喊着,得到了儿子一声含糊的回应后就出门买菜去了。

但雷狮妈不知道的是,当时的雷狮已经狠狠把安迷修压在身下,温度微凉的骨指一把箍住安迷修的脖颈使劲儿勒着。

而只比雷狮大了一岁的安迷修只是用他那双碧色的眼睛死死盯着雷狮,仿佛完全不在意他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危险处境。

“嘁。真是无聊。”

瞧着对方那副模样,雷狮也没有了打趣对方的意思,松开自己原本禁锢的手,懒洋洋地扭了扭手腕。

可雷狮确实低估了这个恶心帅的危险性。

反身把人反压在地板上,安迷修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个灿烂的笑容,但语气中却多了几分咬牙切齿:“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来给你上课的。”

“雷、狮、同、学。”

“哦?可是我不这么认为。”轻勾唇角挑起一个危险的弧度,雷狮覆上了安迷修的胸膛,“你是收钱办事,那现在我免费送你钱,你不用来教。”

安迷修有些恼怒。

他无法接受这样违背骑士道人格的事情,刚想开口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堵的严严实实的。

那是一个不算温柔的吻,对方还报复性地啃咬着安迷修的唇瓣,留下一个深深的齿印。

唇间传来的疼痛感和陌生的触感交叠在一起,安迷修的脑中就像炸了烟花似地一片空白,最后脑内什么也没有留下。

“既然已经知道了,就麻溜点给我滚出我的房间。”

“阿…我突然不想走了。”

安迷修把刚刚站起来无比嚣张的人儿压在冰冷的墙面,笑意依然:“既然如此,我更要和你作对了。”

“恶党。”

评论(8)
热度(69)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