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挽晴岚。

【安雷】航海之灯②

实习教授安×学生雷。

一点点肉渣,亲吻有。

——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雷狮同学。”

“嘁。”雷狮烦躁地把书拍在自个脑门上,满脑子里都是之前安迷修把他叫进办公室的道谢。

明明比我大不了多少,却还是要装成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雷狮在心里这样吐槽着,伸手把原本摊在自个脸上的书举高,躺在沙滩上看着里面复杂的船舰构图。

“大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乖乖巧巧的一个男孩子跑过来,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雷狮的发呆冥想,“今天家族有一个晚宴,长老让大哥你必须去参加。”

“嘁。真是麻烦。”

懒洋洋地从地上撑起身子,雷狮合起手中的书后极其不屑地冷哼一声,张口便是轻狂自大的讥讽挑衅:“长老看起来还真是最近活得滋润了,恨不得让别人去帮他老人家减寿呢。”

“大哥…”

“走了,卡米尔。”



金碧辉煌的大厅,面挂微笑的社交表情底下如同发霉被子里的破败棉絮,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而卡米尔略微小心地用余光瞄了一眼跑出大厅后坐在一旁阴影里的人,雷狮脸上的表情极其不爽,眉头纠在一起、嘴唇绷成一条直线,好似在竭力忍耐着什么似地。

“哟,这不是三弟吗?”突兀的声音就这么在走廊里响起,卡米尔下意识地就凑过去挡在了雷狮的面前,却换来那贵族公子更肆意的讥讽,“原来是不被家族承认的走狗,我还以为是谁呢。喂,识相的话赶紧滚开,别妨碍我和三弟叙旧。”

雷狮撑起身子,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对方,紫色的眸子在黑夜里澄澈得极其显眼,如今却蒙上了一层阴霾般的黯:“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我已经放弃了我的家族企
业分成,也按照你说的不再干涉,你还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回来继承企业,但我认为长老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现在雷氏财源是很多,但只有你们这些弃子能成为联姻的工具。”

“你逃不掉的,你的东西也注定不是你的。”

“放弃你那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吧。”



※拼了命的逃,远离那些纷争世事。飘零在外,借着灯光、残酒,想着自由。

昏黄液体被悉数灌入口腔,雷狮摇了摇空掉的瓶子一把丢开,瓶子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安迷修的脚尖前。

“…雷狮?男生宿舍不是快要关门了吗,你怎么还不回寝室。”安迷修瞧了雷狮这幅衣带散乱的模样微微皱眉,随后向下看着散落了一地的酒瓶,“学院里是禁酒的。好吧,虽然这里没有摄像头,可能查不到你。”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雷狮晕晕乎乎地抬起了头,灯光下漂亮的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还要灿烂几分。

昏暗的灯光掩不住雷狮眸子里的那一份璀璨光芒,却悄悄掩住了他脸上因饮酒而悄然攀上的几点红晕,看起来就像个正常人似地在和安迷修攀谈。

可下一秒,雷狮摇摇晃晃地起身,毫不客气地搂上了安迷修的脖颈后又微微垂眸低下,一个毫不客气的吻堵住了所有。


·“拼了命的逃,远离那些纷争世事。飘零在外,借着灯光、残酒,想着自由。”——君我/《我本自由人》



那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吻。

因为紧张而紧绷的唇瓣被笨拙地啃咬,而对方很显然不满足于此,把安迷修狠狠地推倒在了草地上。

身子触碰草地的疼痛使安迷修就此松了口,而雷狮的舌头也毫不安分地探了进来,在安迷修的口腔里横冲直撞。

安迷修下意识地伸手环住身上人的腰肢,把对方的主动权如同蝉蛹蜕丝一般细细剥离开来,温柔的侵占很轻易地把雷狮给完美地俘获。

而雷狮这种人被伺候得舒服了之后倒也乖巧了几分,不知何时就变成了他整个人都趴在安迷修的胸膛,浓烈的酒气也在醺着安迷修并不算是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而两个处男,即使表面装得再好,内子里依旧是丝毫没有经验的纯白,如同不曾被书写的纸面。

两人最终还是互相败在对方的手下,身子呈大字型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略微粗重的呼吸声交杂,在这个夏夜里格外地响亮。

先前的醉意被吹散了不少,雷狮的眸子也逐渐变得清明,等回忆起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只觉得面上发烫,下意识地就朝着安迷修干巴巴地喊了一句“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也不需要说对不起。”

雷狮记不太清那时的安迷修说了什么,只记得他很多话,就好像雷狮烦躁地抬头看向满天繁星一般烦躁。

但除了对方略微暗哑吐出的第一句外,雷狮的印象中还记得安迷修最后的言语,以及那一句话语落下后转头撞上的绿色眸子。

那时的天气很闷,两人的脸颊上都溢出了不少汗珠,而雷狮也因为这种迷一般地尴尬而垂眸看着对方的脖颈,看着那好看的喉结轻轻挪动,随后便是彻头彻尾的一句言情小说的套路。

“我只希望你能开心。”那个傻老师笑得格外开怀,绿色的眸子晃花了雷狮的眼。

“……真是个笨蛋啊。”

评论(2)
热度(20)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