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挽晴岚。

【安雷】稚若初生(上)

*人物是七创社的,OOC是我的。

*入我安雷组织资金费,为组织添砖加瓦。

*「If you leave me, please don't comfort me because each sewing has to meet stinging pain. 」

01.

雷狮和安迷修交情不浅,因为他们从小就住在同一个大院里。

以前的那个时候,不得不说经济情况普遍不太乐观,而像雷师和安迷修两人的父母这样打算拉了几户人家扎堆凑大院的人确实很多,所以基本上各家的孩子都习惯了吃百家饭,每天打打闹闹的也不嫌生分。

当然,小孩子总是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就好像雷狮心血来潮带着大院儿里的卡米尔等人一起成立了“雷狮海盗团”,而信守所谓“骑士道”的安迷修倒还真不跟他对盘,从出发点和立场上就彻彻底底的合不来。

因此,现在大院里的小孩儿回忆起以前的那些破事儿,大院里每天都会上演这样的场景:雷狮海盗团拐走了居住在城堡内的“公主”并洗劫了城堡里的“金银珠宝”,而称为骑士的安迷修总会提着根小木棍,只要追上雷狮捉住他衣领就是一顿厮打。

两个小豆丁倒也不含糊,明明就那么屁点儿大却跟个摔跤手似的就这样扭打在一起,从小山顶柔软的草地上一路滚下山坡去,沾着满身的青草香气双双跌入被大人们捆得格外严实的稻草扎上,两人近得都能看见彼此稚气未脱的稚嫩脸颊,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两人都先是一愣,随后原本处于上方压着安迷修的雷狮转身往旁边一倒,两人不约而同交汇在一起的视线算是赚足了默契——两个小孩儿一前一后地捧了肚子笑得开怀,直到笑够了才试图找点什么缓解无聊,而当雷狮抬眸看向天空的时候,原本糟糕的心情却意外地好了许多。

雷狮记得,那时的天空蓝得特别漂亮,像妈妈盛放在盒子里宝贵得不行的那条蓝宝石项链一样好看,就连白云也软得跟棉花糖似的,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是个什么滋味。

 

02.

“雷狮,快起床!”安迷修无比焦急地拍打着雷狮家的家门,不时抬眸眼看着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就格外着急,连语速都加快了不少,“雷狮,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雷狮本来就是个贪玩的,昨个因为打游戏打得迷迷糊糊,这下子被吵醒格外恼火,却还是摇摇晃晃地下了床出了房门,手指软绵绵的弄了老半会才咔擦开了门,脚下一软就直直往下栽了。

安迷修被雷狮的这副模样吓得个半死,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把人接住后刚想拾辍拾辍把人扶起来,哪知道雷狮嘟嘟囔囔抱怨了两句后又直接窝他怀里睡着了,还忍不住蹭了蹭人。

略有些无奈地看向怀中的人,安迷修觉得雷狮睡着的时候这幅乖巧模样像极了他在家里养的那只小奶猫,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却有些敛了笑意——不。其实还有一点,是不一样的。 

雷狮的妈妈对雷狮特别关心,天天晚上给他泡杯牛奶,这会子浓郁的奶香味就直直地钻入了安迷修的嗅觉器官中,而雷狮也终于因为大动静醒了过来,睁着迷蒙的眸子朝安迷修傻乎乎地笑着。

是了。他是他的朋友,不是他的所有物。

安迷修垂下了眸,额前的刘海掩住眸中的所有神采黯然。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就连原本鲜活跳动的心脏都有种撕裂般的剧痛,痛到他想抓住自己的衣领大力撕扯,也许这样才能缓解他现在这幅奇怪的模样。

他其实自己也知道,他想得到雷狮,用那个他口中的“恶友”雷狮来填补他内心的渴望,把那份空虚得以满足。

但是,怎么可能嘛。

“快点去换衣服,口水都快要流我校服上了。真是蠢。”

“反正也还没迟到。像个老妈子一样婆婆妈妈的,烦死了。”

“……行吧。那以后你妈要是再求我来叫你起床,我可就不来了啊。”

 

03.

初中的时候相安无事,直到高中的时候,安迷修谈恋爱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雷狮正在篮球场打篮球。手中的篮球毫无预警地掉落在地,他能感受到他自己的手在颤抖。

这一下子不仅仅是他,连雷狮海盗团的其他人也吓得不轻,就连佩利都不敢出声,直到后来球欢快地跳到了场外才让雷狮如梦初醒,轻“啧”一声走出了篮球场。

也许很多时候,上帝都在恶作剧吧。

篮球场出去就是一片小树林,雷狮刚转到那便看到熟悉的身影,旁边还有一个他格外眼熟的女孩儿在和安迷修聊天,两人有说有笑的模样刺痛了雷狮的眼睛,有点疼。

雷狮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他在哪里见过她,她是他隔壁班的一个同学,长得虽然不是很惊艳但还是挺清秀可爱的,好像还是个二次的lo娘,在学生会专门管账本的,之前雷狮还去和她求过社团提前拨资金的事儿。

但雷狮很不高兴,烦躁的他恨不得上去一把把两人分开,但内心的叫嚣却丝毫抵不过一直让他引以为傲的理智——你是安迷修他什么人?你以为你是他的什么人?你凭什么,又有什么权利要这么做,这样去抹杀他的幸福?

雷狮站在远处瞧着那两人的模糊身影,有些不甘地攥紧了拳头,泛白的指节跟着整个身体微微颤动,却又不得不凭借该死的理智松下拳头重拾起自己的自尊,弹了弹落至肩头的落叶就此离去。

虫鸣声于夏日中此起彼伏,郁郁葱葱的树木伸出枝叶为来往行人遮蔽骄阳,投过间隙的碎光是一片斑驳迷离,还有几股带着凉意的风穿林而过,呼啸着离去。

“啧,真是烦。”转头便见到急匆匆赶来的好友,雷狮有些不自然地抓了把头发,“走了走了,别那副表情。逃课去。”

 

04.

安迷修觉得,最近的雷狮有点奇怪。

 虽然两人在同一所学校,但毕竟安迷修比雷狮高一年级,课上见不到他也是正常,但在午休时见不到雷狮却让安迷修十分奇怪。

他也曾在篮球场看到雷狮海盗团的其他人,可就连佩利都忧心忡忡地来询问安迷修有没有见到雷狮,就连他们也不知道雷狮到底去了哪里。

“雷狮可能最近有点事情要忙吧,所以你们大家其实不用介意的……”

还未等把安抚的话语全部说出口便看见一个身影直直扑了过来,安迷修秉承着“骑士道要帮助任何人”的原则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对方,刚对上人脸庞便看见小学妹那张笑得傻里傻气的笑脸。

安迷修有些无奈地把人扶稳,转头微微颔首朝卡米尔等人表示歉意,随后还想询问什么却被小学妹一把拉住了手,被对方拉扯着跌跌撞撞向前跑去,还能似有似无地嗅到小学妹身上那浓郁的花香。

那种气味和初中生雷狮的奶香味一样浓郁,安迷修虽然不排斥却意外地不喜欢,甚至不知为何从心底里蔓延出几分异样的厌恶和不适。

“那么,就拜托安学长啦~”可爱的学妹歪着头,白皙的十指交叉成拱塔状,使劲浑身解数朝安迷修撒着娇,“反正之前安学长都帮了我这么多次啦,再帮我一次也没什么问题的啦……”

本便有些不耐烦的安迷修伸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强忍下那股不适叹息着坐在桌前,伸手拿起了一本叠放在一旁整整齐齐的一大摞账本之中的其中一本,从第一页开始细细地翻阅着。

算了。既然现在雷狮不在,看起来应该是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了,那么我回去了再找他应该也不迟。

安迷修这样想着,垂下了眸开始解决手头的账本。

 

05.

夏季,大院后头的那一池荷花开了,淡淡的芳香笼罩着整个大院,还有不少孩子跑去那儿玩水嬉戏。

而此时的雷狮正躺在绵软的草地上,太阳在离去之前留下了黄昏投下的最后几丝余辉,不仅仅给绿草添上了浓重的一笔,还带来了跑得满身大汗的安迷修。

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大的脸让雷狮吓了一跳,而安迷修却只是懒洋洋地躺在了雷狮的旁边抬眸看着火红的夕阳,即使再怎么缓不过劲儿来也依旧不忘调侃雷狮两句。

明明一个人被调侃着应该会很生气,而当雷狮气势汹汹地转头想和安迷修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对上人那笑意盈盈的眸子就再也没了先前的气焰,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人。

那副宠溺的表情就和之前他哄那个女生的样子是一样的。

雷狮的心情不由得像打翻了调料瓶儿似的五味杂陈,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安迷修在无聊之时给予他的施舍,又或者是他对他做出的讽刺,讽刺着他的自作多情。

也许就连雷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原先对安迷修的情感变了味,那种悸动的感觉原本是不应该出现在那个人的身上的。

喉结不自然地滚动吞咽了一口口水,雷狮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心情平缓,以尽量平和的语气缓缓开口,说出的话却并不是家常便饭:“安迷修。如果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做。”

“……雷狮,你说什么?”原本习惯了雷狮对此表示沉默的反应,安迷修如今见人主动挑起话题本是异常高兴,却被人的话炸得愣了愣个,不可思议地要求人再次把刚才所说的话语再阐述一遍。

“安迷修。我喜欢你。”

 

06.

安迷修直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下午的黄昏意外的暖,可雷狮的那番话语却让安迷修一时间失了神。

“什么啊。恶友,你这玩笑还真是开得太大了。”

当时的安迷修就这样装作打趣一般调侃着雷狮,不过也下意识地转过头不去看他那有些黯然的眸子,也在自我暗示着雷狮说的其实是一句心血来潮的玩笑话。

“所以…你就这样拒绝啦?”小学妹趴在地毯上转了个圈,对上人的眸子有些无奈地瞧着人,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橘子掰成几瓣,“真不知道安学长你这个猪脑子是怎么帮我算好账的。”

安迷修坐在桌前,手撑着下颚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随后继续瞧着面前的账本,根本连瞧都不愿瞧她:“算账是算账,考的又不是什么狗屁情商。更何况我现在脑子清醒得很,我知道雷狮为什么会这样,应该是最近听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和我开玩笑罢了。”

闻言,小学妹“蹭”地一下就从地摊上跳起来,跑到安迷修的面前无比认真地对上人的眸子,随后伸出手指用手指狠狠地戳着安迷修的额头,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和嫌弃:“所以在你心目中,雷狮同学是这样子的形象?虽然我和雷狮同学接触不多,但他平时这么正经、说一不二,你就是这么不信任他的?”

“我怎么不信,我也想信他的。”安迷修轻飘飘地丢下这句话,把手中的账本轻轻合上,起身放到了一旁立着的资料柜里做好分类,无奈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是情爱这种东西,又怎么能轻易地相信。

 

07.

雷狮直到现在还在想着那天的事儿, 即使是之后被父母撵去了学校也不和别人说一句话,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本来雷狮在班上就有足够的威严,如今他这幅冷着脸就像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的模样更令其他同学害怕,一下课就不愿意在教室里多呆了。

这个混蛋…为什么明明我都说得这么清楚、正式了,这个笨蛋还在那里跟我打着哑谜不说话!

藏在桌下的手不由自主地再次攥紧成拳,雷狮一想起那人把自己拼尽所有勇气说出的心迹给轻飘飘地带过,就实在是气得牙痒痒。

“雷狮。”坐在雷狮旁边的卡米尔本便时时刻刻关注着他,如今见着他这幅快要爆发的模样便忍不住了,忍不住打断了人的思绪,“你到底在想什么,有心事?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站在一旁的佩利也憋不住了,伸手一把揽住雷狮的肩膀大大咧咧地招呼着对方:“别这么闷闷不乐的嘛,你不高兴我们也不高兴啊。啊对了,你这么不高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放心吧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用打架解决的…呃那个不是,是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能用用打球解决的。”

原本想要说打架的佩利硬生生被卡米尔那一记饱含凌厉和威胁意味的瞪眼给吓得改了口,而卡米尔也在一旁劝着雷狮:“不然,雷狮你就和我们一起去打场球?刚才帕洛斯已经去占场,现在下去也差不多了。”

雷狮本来就憋闷得慌,既然有了个发泄口又怎么能不去,“啪”地一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摆了摆手朝身后的两人随手招呼了一声:“走了,我们打篮球去。”

到了球场,卡米尔等人这才知道哦这次雷狮到底是被惹怒得有多烦躁——雷狮只会一昧地捧住球乱投一通,如同发泄物一般的篮球接触了篮板后便欢快地往一旁的地面上撞去,咕噜噜地滚了满地,篮球四处散落。

佩利有些担心地想要去制止住雷狮这种疯狂得和魔障无异的行为,却被帕洛斯一把握住了手腕,朝他摇了摇头示意此时最好不要出声去打扰雷狮。

……

“到底发生什么了,雷狮。”卡米尔把毛巾和矿泉水递给了雷狮,明明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却被无比平静地如同带家常一般把话题扯出,并没有心急地等待着对方的回答。“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很烦躁。”

雷狮没有立刻回答卡米尔的话,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对方,用毛巾简单擦拭、收拾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大汗淋漓,自顾自地饮尽矿泉水后随手把空水瓶一丢,也漫不经心地淡淡开口:“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喜欢上了一个人?那就去追。”

“还是算了。”雷狮对上卡米尔的眸后又迅速地垂下,本便有几分嘶哑的嗓音此时更为低沉,“他说了,他不喜欢我,也根本不会喜欢上我。”

 

08.

到底这算什么呢?

安迷修对着自己面前的账本,陷入了沉思。

财务室的沙发上放着小学妹带来的收音机,下午时刻的电台频道里面播放着轻缓的民谣音乐,唱着歌儿的多是声线干净、澄澈的女歌手。

就在安迷修发呆之际,学校财务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窗棂上悬挂的风铃也因一阵凉风的推动而碰撞琉璃薄壁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在室内更是添了几分情趣。

“嘿嘿,我就知道安学长你在这里~”小学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安迷修,眸子里盛满了笑意,走过去轻轻坐在人身边的藤椅上,“还真是没想到,原来安学长真的这么敬业啊。”

敬业?这算什么敬业,只不过是逃避罢了,逃避雷狮,逃避现实。安迷修笑,这种他自己都心知肚明的理由,他相信对方不可能不知道,因而只是笑着不言语,等待着对方的下一个话题。

而小学妹倒也没含糊,果断地说出了这次要给安迷修带来的消息:“我听隔壁班的朋友说,雷狮同学好像交了女朋友。”

闻言,安迷修原本心不在焉的思绪被一扫而空,略有些呆怔地喃喃重复了一遍,随后强打起精神朝小学妹报以一笑:“雷狮…他交了女朋友?他是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原来安学长你居然不知道吗?”小学妹从口袋中掏出一颗水果糖,简单利落地撕开糖纸拆了包装就往嘴里塞,“唔…听说雷狮同学追了那个女生几个月了,直到昨天才抱得美人归好像。”

几个月前?那就是比雷狮向安迷修告白要早很多。当时的告白,应该是一个小小的排练吧,目的就是要锻炼他自己去表白的胆量,只是自己自作多情误会了。

安迷修虽然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轻轻垂下了头重新对上那密密麻麻的账目,放在桌下的手也一直在抠挖着衣角,紧揪在了一起。

“……安学长?”小学妹瞧着安迷修这幅失神落魄的模样很是担心,忍不住轻轻喊了对方一声,倾身靠近人身子,伸手拉扯了一下对方的手臂。

“……恩?”安迷修被狠狠一摇,这才如梦方醒一般回过神来,朝对方扯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努力压下不由自主颤抖起来的身子,“目前所有的资料我都已经整理好了,那么我现在就先走了。”

“安学长……”

“啊对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安迷修对上对方的眸子,顶着那副笑比哭还难看的样子道了一声谢,“这个季度的账本套着我之前的格式整理就好,我就不再过来了。”

评论(1)
热度(20)

想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想用余生为你暖一盏茶,晚风微扬时勿忘回家。

© 山挽晴岚。 | Powered by LOFTER